第十章 拧下来当夜壶

+A -A

  楼下的动静已经引起整个饭馆里面的人的注意。他们都停下吃饭,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了门口。

  原本还有几个人见到那老人和女孩挺可怜的想要去帮忙,却都被人直接拦了下来。

  “你干嘛去?不要命了!”

  “那个老人和女孩太可怜了,我去帮忙怎么了?”

  “你知道那是谁吗?那可是出了名的恶霸!他家里有个姐姐在宫里面做妃子,而且很得宠的。你去找他的麻烦不要命了!”

  “天子脚下这还有王法吗!”

  “切王法?王法就是皇家的法,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那人听后眼中有着浓浓的不甘,但是他也害怕自己因此得罪对方而没有站出来。索性直接扭头到一旁不去看他们。

  老者看起来了脸色很差,而那女孩儿眼中充满了恐惧之色,她紧紧的趴在老人的怀中,娇躯颤抖着。

  “大爷行行好放了我们吧,我、我们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钱都、都给你们。”老人颤颤巍巍的将手中的破碗伸到那人的面前。

  为首的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穿丝戴冠,腰间还挂着一块玉佩。他长得模样还算不错,面如白玉,只是眼中带着一丝淫邪的目光盯着那女孩。

  他叫杨成,平日里游手好闲本来没什么本事,最多长得好看了点。但是他的姐姐杨玉却是皇帝的宠妃,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杨成靠着他姐姐便在望州立足。

  可是这游手好闲还是没能改掉,整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欺负下平民百姓和良家妇女。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一切都是姐姐给的,所以他只是欺负普通老百姓,有些实力的权贵他也有自知之明,不会主动招惹。

  那些百姓就算是去告他,他也不怕。反正官府的人都会看在他姐姐的面子上帮他挡一挡,随便忽悠下就过去了。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反正见到杨成就尽量避开他。

  杨成嫌弃的看了眼他手中的破碗,里面还有几个铜板平躺在里面。他用扇子直接打中了老人的手腕,他顿时吃痛松开了手。

  那碗直接掉在地上碎开,里面的钱掉落的哪都是。

  “钱,我的钱,钱。”老人不管手上的疼痛就弯腰去捡,这是自己辛辛苦苦一上午才讨来的钱。

  这几个铜板对于别人来说根本没什么,但是对他来说,这就是自己孙女一天的饭钱。

  杨成啐了一口,看着在地上捡钱的老人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那女孩心中一惊,脸上有着浓浓的担心和心疼之色浮现。

  她抱着自己的爷爷,泪水已经从那美眸中滑落:“爷爷,您没事吧。求、求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吧。”

  看着她哭泣的样子,不少人心里都在大骂杨成不是人,但是真让他们站出来却又没那个胆子。

  看着面前的少女,养成舔了舔唇角。他也算是阅女无数了,但是像面前这个如此清纯可人的女孩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女孩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她穿着普通,脸上还有一些灰尘,但是这丝毫掩盖不住她精致的容貌。

  杨成相信只要面前的女孩好好地打扮一下,那肯定是个标准的美人坯子。

  “嘿嘿,小姑娘你别哭,你这哭的我心都要碎了。”

  杨成伸手想要去摸她的脸,那老人连忙将她护住,苍老的脸庞上有着一丝的悲凉:“她、她还是个孩子,放过她吧。”

  “靠!老东西找死是吧!”杨成本来都要摸到她了,结果被老人直接拦住顿时怒了起来。

  他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冷笑道:“我们来算一笔账,你们弄脏了我的衣服,又破坏了我们吃饭的心情,就赔个一千两,不多吧?”

  老人脸色骤变,一千两!他一年要饭都要不来十两银子,这一千两他怎么可能掏的出来。

  杨成自然是知道这一点,他就是故意这么做。杨成轻轻摇晃着自己的扇子得意的笑道:“如何?掏不出来的话就拿你这个孙女来抵债吧。把她卖给本少爷,这一千两就不要了。”

  “哈哈,杨少爷真是慷慨大方啊!”

  “就是就是,真是我辈之楷模!”

  “老东西,让你孙女跟着杨少爷那是她的福气!知道杨少爷是什么人吗?这可是杨贵妃的亲弟弟!”

  老人听到这些后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早知道自己就不进来这家店了。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将自己的孙女交给他们,那不是羊入虎口害了孙女吗!

  “你、你们这么做,还有王法吗!我要去告你们!”老人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他脸色涨的通红,手指着杨成怒吼着。只是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绝望。

  “告我?”杨成先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去啊!我看看有谁敢管这件事情!”

  “老东西真是给脸不要脸,本来我不想这么做的,但你这么不识抬举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杨成是什么下场!”

  “等我玩腻了她就把你孙女卖到青楼接客!你要是还想见她的话,以后可以去凤来楼门口要饭,说不定还能看到她的身影哈哈哈!”

  周围的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只低头吃饭不语,很多人心中对他的做法很厌恶,但是自己一介布衣凭什么跟人家权贵作对?

  有的人饭都不吃直接离开,自己也没有能力帮助他们,眼不见为净。

  杨成环视一圈,旋即再次看着老人嚣张的道:“看见没?少爷我做事情谁敢拦我?招惹我?老东西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随便喊人要是有人敢来管这个事情,我把头拧下来给你当夜壶!”

  老人此刻浑身颤抖,内心犹如坠入冰窖。周围食客的样子都落在他的眼中,就算自己跪在地上磕破了头恐怕都不会有人来帮自己。

  “喊啊!少爷我让你喊,你喊啊!”杨成极其嚣张的咆哮道,那张脸因为嚣张的狂笑而变得扭曲。

  “我、我求求你们了,谁能帮帮我们!”老人彻底绝望,那本就孱弱的身体在此时显得更加的无助。女孩见到自己爷爷为了自己而承受如此的屈辱,内心悲痛万分哭了出来。

  而杨成笑的更加的肆无忌惮,他就是要这两个人绝望。只有这样他才能玩的尽兴。

  可就在此时,一道平淡却暗含愤怒和杀意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个姓杨的杂碎,你把头拧下来吧,正好我缺一个夜壶。”

  杨成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他姥姥的,真有人多管闲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可以无限叠甲 第十章 拧下来当夜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