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如蚯蚓一般惊心的疤痕

+A -A

  “好的!”

  院子里虽然没有别人,但毕竟光天化日的,让一个女人幕天席地脱掉衣服裤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寒心也没拒绝,抬脚就跟随杨秋进了屋里。

  老旧的木屋显得有些压抑,好在杨秋把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又有花香弥漫,令人神清气爽。

  进了客厅后,杨秋明显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让寒心为自己检查身体,偷瞟了一眼寒心,五官端正,面带微笑,实在不像是一个坏人,最终,杨秋便当着寒心的面,羞红着脸将大门反锁上。

  似乎是害怕寒心误会,在反锁大门的时候,杨秋小声地解释说:“寒医生,关了门方便一点,要是突然闯进一个人来那我就要羞死了……”

  “嗯!”寒心微微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小秋,现在可以脱了衣服裤子让我检查了吧?”

  寒心说这话的时候一本正经,但听在杨秋的耳中那味道就变了,莫名的,杨秋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引了一匹狼进门,但仔细一看寒心那干净的双眼,杨秋又暗暗否定了自己的担忧。

  “寒……寒医生……你……你先稍等一下……”

  说着,感觉脸颊已经滚烫无比的杨秋就一溜烟进了卧室里,房门在她进门的同时被关上,她背靠着卧室的门,呼吸急促,浑身滚烫。

  “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他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吧?”

  心神不宁的杨秋依靠着卧室门纠结了好半天,最终,她一咬牙,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宽松的半身裙换上,然后这才羞答答地重新将卧室门打开。

  “寒医生,你进来吧,我……我准备好了……”

  站在卧室门边对寒心说了这句话后,杨秋也不管寒心了,羞红着脸,转身就又遁回卧室里,如待嫁的小媳妇般坐在床沿边。

  听着寒心的脚步声步步逼近,杨秋只觉得自己的芳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尤其是她看到寒心蹲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更是下意识的浑身一紧。

  要知道,杨秋穿的白色百褶半身裙是只能遮挡住膝盖的,寒心这么蹲在杨秋的面前,自然就能真真切切地看到杨秋的精致双腿,杨秋怎么可能不紧张?

  被杨秋那双精致的小腿吸引,寒心只觉一阵目眩神驰,无奈,作为医生,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极力保持着正人君子的形象。

  杨秋既然换上了半身裙,自然就是要寒心检查她大腿处的那颗红痘痘,寒心知道杨秋此刻一定是既害羞又紧张,所以,蹲到杨秋的面前后,他也不说话,微微停顿之后就抬手要掀开杨秋的裙子。

  “寒……寒医生……”深埋着头的杨秋注意到寒心的手朝自己的裙摆伸来,她吓坏了,突然出声叫住寒心,因为紧张,她说话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了?”寒心回了杨秋一句,但手上的动作却半点没有停止,说话的功夫,他的手已经触碰到了杨秋的裙摆,作势就要掀开。

  “啊……”

  杨秋浑身一紧,条件反射一般抬手压在了寒心的手背上,她的本意是想阻止寒心的下一步动作,但当她感受到寒心手背上的温热时,她的手就瞬间无力了。

  芳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杨秋浑身燥热,说话都不利索起来,她不敢多看寒心一眼,只能用细弱游丝的声音支支吾吾地说:“寒……寒医生……让你掀开我的裙子实在是羞得很……还是……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好的。”听了杨秋的话,寒心便不温不火地将松开抓着杨秋裙摆的手。

  寒心不是圣人,办不到传说中的坐怀不乱,说实话,他现在同样很紧张,要不是他有医生这块面具伪装,面对杨秋这样清纯的小媳妇,他估计早露出狐狸尾巴了。

  见寒心缩手,感受着寒心的手从自己的手心中抽离出去,莫名的,杨秋的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迟疑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杨秋开始轻轻掀起自己的裙摆。

  因为害羞,因为紧张,此刻,她的两只膝盖生硬地夹在一起,看得寒心一阵心跳加速。

  随着米白色的裙摆慢慢被掀开,杨秋的大腿渐渐暴露在空气中。

  里屋的卧室里采光不是很好,深秋,屋子里微凉,但在看到杨秋那双如羊脂白玉一般的美腿后,寒心只觉得自己身在炎阳之下曝晒,浑身燥热。

  不过,惊艳仅仅只坚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在杨秋遮遮掩掩地将裙摆越掀越高后,寒心赫然看到了杨秋的腿部有道道疤痕,疤痕如蚯蚓一般附着在杨秋的腿上,似刀割的,又似鞭子抽打的。

  “你的腿怎么回事?”看到这一幕,寒心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猛的揪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一时之间,寒心的脑海里有千万种假设浮现,最终,他面色冰冷地问道:“是不是你的男人打的?”

  “我……我……”杨秋神色慌乱,急忙用手遮挡住大腿上的疤痕,转而继续掀裙子,因为紧张,她手上的力度太大,一个不留神,裙子几乎被完全掀开了,蹲在她面前的寒心依稀看到了那一抹令人热血沸腾的秘密……

  意识到自己露了风光,杨秋急忙又轻轻将裙摆压下。

  刻意将目光从那个秘密的地方移开,寒心的视线最终集中在了杨秋左腿深处那颗有筷子头大小的红色痘痘上。

  “毒瘤?怎么会是毒瘤?”

  此刻,寒心的心中再没有半点杂念,他的眼中、心里全都是那颗红色的痘痘。微微皱眉,他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那颗痘痘。

  注意到寒心那只白净的手朝着自己的裙下伸来,杨秋下意识的想要缩脚躲闪,但当她注意到寒心眼中的严肃和认真时,她又强迫自己不要乱动。

  寒心的指尖触碰到那颗红痘痘的刹那间,杨秋感觉自己仿佛被电击了一般,浑身石化。

  能够触碰她大腿的男人,除了她那位出门在外的老公外,就是寒心了。莫名的,杨秋看寒心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起来,原先的、羞涩、紧张以及害怕渐渐被心底那莫名的渴望所取代。她甚至打定主意,如果寒心的手非要继续前移,她一定不会阻止。

  寒心的指尖如蜻蜓点水一般,仅仅只是在那颗痘痘上逗留了一瞬间就缩了回来,与此同时,他顺便将杨秋掀开的裙摆也整理好。

  “小秋,你长的红色痘痘是一种毒瘤……”

  迷醉在自己幻想的粉色世界里,脸颊微醺的杨秋就好像呆住了一般,她片刻不停地盯着寒心的眉目,似笑似醉似梦,久久没能回身,而等到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窘迫地发现自己的裙摆已经整理好了,至于寒心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

  “寒医生,我这个病能治吗?”

  “能!”寒心微笑着点头,说,“虽然这种毒瘤很棘手,但还难不倒我!”

  “真的?”杨秋大喜,激动得甚至跳起来,这些天,她被三颗奇痒难耐的毒瘤折磨得可不轻,如欢快的小鸟儿一般,她急切地问寒心,“那应该怎么治呢?”

  “小秋,我要在你的背心处针灸,只需要一针,你身上的毒瘤就能消了。”说着,寒心已经从兜里将那枚细长的银针拿出来。

  “啊?背心处扎针啊……”

  杨秋再度陷入了窘境,刚才已经掀开了裙底让寒心又看又摸的,这会儿又要在背心处扎针,那不羞死她啊?

  想了想,杨秋支支吾吾地说:“寒医生……是……是不是要脱……衣服啊……”

  “是的!”寒心微微点头,已经开始用酒精为银针消毒。

  “可是……可是……”杨秋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是为难还是害怕,但绝不是害羞,因为此刻她的脸色微微苍白,半点也没有红晕。

  “可是什么?”注意到杨秋的表情变化,寒心微微皱眉。

  “寒医生,让我脱衣服实在是太羞人了,能不能不脱啊?”杨秋用近乎央求的语气问寒心。

  “人体的穴位繁复非常,稍有不慎刺中了死穴就会出大乱子,如果你不把衣服脱了,哪怕是针王在世也不敢为你扎针的。”寒心解释道。

  “可我……可……”杨秋抓着自己的衣角,一脸的不情愿,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似在强迫自己下定决心。

  “小秋,如果你实在要觉得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可以放弃治疗的。”

  将杨秋为难的神情看在眼里,寒心想了想,干脆挑明了说:“但作为医生,我要提醒你的是,你身上的毒瘤很不一般,要是耽误了治疗,毒瘤会渐渐扩散到全身,到时候,哪怕你想要治疗也没人能救得了你,只能因为难以忍受奇痒而活活死去……”

  “我……”

  听了寒心的话,杨秋的心里更加纠结,干脆,她一咬牙,说:“寒医生,实话说了吧,我不是因为害羞而不让你扎针,而是我的背上和腿上一样,有很多疤痕……”

  杨秋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了。不仅如此,在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眼中隐隐有泪花在闪烁,是委屈、是屈辱、更是心痛。

  “你的背上也有疤痕?”

  寒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由分说,原本温和有礼的他突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作势就要脱杨秋的衣服,他迫切想要看看杨秋背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冷不防见寒心的手朝自己的领口袭来,杨秋吓坏了,急忙后退躲闪,但身后就是床,她一个不留神,整个人就直接栽倒在了床上。

  寒心不管不顾,冲上去就要扯开杨秋的衣襟。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杨秋急忙翻滚躲闪,将后背留给寒心。

  抬手抓住杨秋的后领,寒心本来是想一把扯破的,但突然又停了下来。

  看着杨秋那柔弱的后背,听着杨秋似有似无的呜咽,寒心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抱歉,我只是太担心你身上的伤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寒心自问不是救世主,没有权利帮助所有人。

  说完这话,寒心转身,作势就要离开。

  而就在寒心转身的同时,杨秋突然叫住了他:“寒医生,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因为关心我才会突然这么偏激的,我……我愿意把背上的伤疤给你看……”

  说着,杨秋重又站起来,她背对着寒心,伸手开始解纽扣。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仁心圣手 第24章 如蚯蚓一般惊心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