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打情骂俏

+A -A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响彻在众人的耳中,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连带着寒心都忍不住心虚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任谁也不会想到,平素里说话文文静静、什么时候都给人一种小乖乖形象的董蔷薇会突然动手打黄文斌的脸,而且还不是做做样子那种,是真打,这一耳光打得黄文斌的脸都肿了,掌印清晰可见。

  “不……不是我……”

  黄文斌被打得脑子都懵了,他连连摇头,脱口而出:“我昨晚没有蹲在女厕所等你……也没有半夜敲你家门……更没想过要欺负你……”

  这话一出,众人也就纷纷了然了,其中一名脾气有点暴躁的老人家冲上前去就是一脚揣在黄文斌的肩上:“畜生,你知不知道董老师是咱们村申请了多久才调来的英语老师?你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咱们董老师的身上,老汉我打死你丫的……”

  一脚将黄文斌踢翻还不算,老人家作势又要抢过黄文斌手中的拐杖继续暴打黄文斌。

  “李大爷,算了,这个畜生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真要打出了个好歹可不值得。”寒心见老人家真要毒打黄文斌,急了,忙将老人家拉住。

  “哼!要不是寒医生求情,老汉我今天非赔了老命打死你不可!你滚!滚出我们桂花村,咱们村不欢迎你这个畜生!”

  老人家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性子火爆,一把将拐杖砸在黄文斌的身上,然后怒骂。

  其他村民也都一样,嫉恶如仇,纷纷出言驱逐黄文斌。

  见自己惹了众怒,黄文斌也不敢造次,尤其昨晚寒心打他那几下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一想到寒心可以单手将他拧起来,他就心底发寒,不由分说,拄着拐杖就逃出了林温柔家的小院外。

  “哼!寒心,你这是找死,等着吧,我不会要你好活的……”

  一路上,拄着拐杖的黄文斌一边逃跑一边在心中暗暗发下毒誓:“惹了老子,你想在桂花村混下去吗?做梦啊,老子早晚要你身败名裂……”

  ……

  寒心医术高明,经他手的病患,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仅凭一根银针,针到病除,没一会儿的功夫,院子里的三十多名身患大病小病的村民全都康复过来。

  大家伙更加佩服寒心的医术,一个个都惊叹寒心是神医在世,仁心圣手。

  让寒心意外的是,之前暴打过黄文斌的老人家“李大爷”竟然是承包了修建村卫生室的包工头李二狗的亲爹。

  李大爷是个直爽的性格,他也不藏着掖着,一股脑儿把李二狗的事情说了。

  敢情李二狗之所以一直拖延修建村卫生室的工程是李大爷授意的,原因无他,李大爷是担心新来的村医是庸医。

  而寒心展现了神乎其神的针灸术后,李大爷也明说了,明儿一早他儿子李二狗就会带着工程队回村修建卫生室。

  对此,最高兴的莫过于林温柔这位当村长的了,这些日子,为了修建村卫生室,她可费了不少的脑细胞。

  送走了李大爷等人后,寒心本打算去村里的地头逛逛,不巧的是胡宝虎上门拜访了。

  因为寒心一针治好了胡宝虎的感冒,胡宝虎对寒心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虎哥,你怎么来了?”看到胡宝虎如娘们一般扭扭捏捏地站在院门口,正准备出门的寒心便热情地招呼。

  “那什么……”

  胡宝虎也不知道是忌惮跟在寒心身后的小豆豆还是真不好意思,犹豫了好半天后,他突然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院门口。

  “虎哥,你这是做什么?”

  寒心万万没想到胡宝虎会突然朝他下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胡宝虎已经跪下了,他急忙迎上去要拉胡宝虎:“大老爷们的怎么还跪上了?有什么事起来说!”

  胡宝虎身躯庞大,而且还有一身的蛮力,任由寒心拉扯,他就是不起来,就这么跪着说:“寒医生,我知道你医术高明,我想求你救救我爸!”

  “就这事?”

  寒心听了胡宝虎的话,心中一阵无语,不过,对胡宝虎的看法也终于有了改观,在此之前,寒心觉得胡宝虎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暴发户,是恶霸,但没想到胡宝虎还是一个孝子。

  懂得孝敬长辈的人,有几个会是混蛋?

  “虎哥,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的本分,别说你求我,就算是你不求,只要让我知道了你爸有病,我就一定会尽力医治的!”

  说着,寒心也不管胡宝虎愿不愿意,用力一把将体重高达一百七八的胡宝虎生生扯了起来。

  “真的?”

  胡宝虎又惊又喜,惊的是寒心的气力,喜的则是寒心愿意帮忙。

  不由分说,胡宝虎赶紧把他爸的情况告诉寒心,而林温柔也在一旁说明着情况。

  按照两人所说,胡宝虎的爸爸“胡大年”是一位猎户,今年六十多岁,二十多年前因上山打猎被一条只有小指头粗细、通体火红的无名毒蛇咬了一口,自此落下了半身不遂的病根。

  当时胡宝虎还年幼,而家里也没什么钱治疗,胡大年就只能躺在床上度日。之后,胡宝虎养鸡挣了钱,于是就带着老父亲四处寻医治疗,无论中医西医都访遍了,上半年甚至还去过海城的大医院,但依然没能康复。

  “小指头粗细、而且通体火红色的毒蛇?”

  听了胡宝虎的话,寒心微微皱眉,忍不住重复着问了一句:“虎哥,你确定你描述的没错?”

  虽然不知道寒心为什么会关心那条可恶的毒蛇,但胡宝虎还是回答道:“寒医生,绝对错不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也跟随我爸一起上的山,他被那条毒蛇咬的时候,我正好就在场呢,要不是我爸,被咬的应该就是我了!”

  “那你仔细回忆下,除了小指头粗细、通体火红之外,那条毒蛇还有哪些特征。”寒心再次询问,言语中隐隐有几分激动。

  “我想想啊……”胡宝虎皱着眉想了又想,好半天后,他突然惊呼,“我记起来了,那条毒蛇好像生有三只眼睛……那眼睛碧幽幽的,特别吓人……”

  “三只眼睛的毒蛇?”

  听了胡宝虎的描述,林温柔微微皱眉,忍不住接口道:“胡宝虎,你瞎说什么呢?这世上哪有三只眼睛的蛇?你该不会是记错了吧?”

  “错不了!我不会记错的!”

  胡宝虎的语气很肯定,他说:“就因为看了那条毒蛇的恐怖眼睛,小时候我还时常梦到呢,每次做梦都梦到我被那条无名毒蛇咬了……”

  “这怎么可能啊?”虽然胡宝虎说得有板有眼的,但林温柔还是不相信。

  “我相信虎哥说的!”

  这时候,沉思了好一会的寒心说话了,他扫了一眼林温柔,然后不温不火地说:“据我所知,传说中有一种蛇叫‘九命碧眼蛇’,一只眼睛就是一条命,成年的九命碧眼蛇拥有九条命,九命碧眼蛇吞食天地灵气,能化龙。虎哥说的那条毒蛇有三只眼,显然是幼年九命碧眼蛇。”

  “真的假的?”听了寒心的话,林温柔惊得满头是汗,忍不住狐疑地问了一句。

  “假的!”寒心一本正经地回答。

  “次奥!”林温柔很想扮淑女来着,奈何寒心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功夫实在让她淑女不起来,骂了一句的同时,她挥起小粉拳就要打寒心,“混蛋,你逗我好玩?”

  “女人不都是这样被男人钓上钩的吗?”寒心嘿嘿一笑,硬接了林温柔不痛不痒的小粉拳,不痛不痒,但很撩人。

  “寒医生,你能救我爸吗?”如果换成昨天,胡宝虎见寒心和林温柔在自己的面前“打情骂俏”,铁定是要暴走的,不过他现在已经想通了,不属于自己的,抢也没用,自然也就看开了。

  “先去看看胡大爷的情况吧!”寒心也不敢把话说死,毕竟胡大年可是走访了海城的名医的,估计那位被寒心暗暗记在心里那个账本上的老混蛋也束手无策。

  很快,在胡宝虎的带领下,寒心就到了胡宝虎家。

  不愧是桂花村首富,其他人家都还住在瓦房里茅屋里呢,胡宝虎家就已经住进了三层高的大楼房,这要是放在城里,那就是别墅了。

  此时,一楼的院子里,胡大年正坐在轮椅上,脚下有七八只黑色的小鸡在啄米吃,唧唧喳喳的,一看就知道是很名贵的观赏鸡。

  胡大年常年坐在轮椅上,身体已经消瘦得不行,任谁也不会想到,二十年前,他是整个桂花村都出了名的猎手。

  “宝虎,这位小兄弟是?”看到胡宝虎带着寒心走进院里,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胡大年便问道。

  “胡大爷,我叫寒心,是虎哥的朋友,也是咱们桂花村新来的村医。”对于老人,寒心总抱着虔诚、尊敬的心态对待,毕竟任何一个老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历史,由不得后辈不尊重。

  “原来你就是一根针治好了我儿子感冒的寒医生啊!”

  听了寒心的话,胡大年一脸慈爱地说:“寒医生,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当上医生了,真有出息,可比宝虎强多了,对了,你是大学生吧,我女儿也是大学生,正好学的也是医学专业,等她放假回来了你可得帮我好好辅导辅导……”

  胡大年絮叨了很多,而且言语温和,这让寒心更加尊敬。

  和胡大年聊了好一会,寒心这才开始为胡大年检查身体。

  “胡大爷,您放轻松点,让我帮你检查检查!”单手放在胡大年的膝盖上,寒心暗暗将一缕真气注入胡大年的膝盖骨中,一脸的认真。

  “咦?我感觉到膝盖那里热乎乎的呢?”胡大年自然不知道那是真气所致,不禁有些欣喜。

  胡大年半身不遂二十多年,无论是冷热还是疼痛,双腿一直就没有知觉,哪怕用针扎胡大年也不会有任何感觉,而今却突然有知觉了,这是不是说他的双腿还有得救?

  “真的吗?爸,你真的有知觉了?”

  听了胡大年的话,胡宝虎大喜,激动得热泪盈眶的,他抹了把热泪,急忙又问正在用真气替胡大年检查的寒心:“寒医生,怎么样?还有得救吗?”

  半分钟后,寒心收回真气,他先是扫了胡大年一眼,然后看向胡宝虎,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这……”将寒心的表情看在眼里,胡宝虎刚刚升腾而起的希望顿时就化为了泡影,他不死心,急忙抓住寒心的双手,激动地说,“寒医生,我爸刚才都有知觉了,你一定能救他的,对不对?你放心,只要你能救我爸,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哪怕让我倾家荡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仁心圣手 第二十一章 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