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

+A -A

  “不过是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而已,本姑娘可没兴趣吃嫩草!”

  喝了酒的林温柔脸颊儿红扑扑的,虽然她说得理直气壮的,但手上的动作明显出卖了她,她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青葱般的手指拢了拢裙摆的开衩处,将若隐若现的小腿遮盖住。

  “毛都没长齐?小男生?”

  似乎是受了林温柔的刺激,寒心憋足了劲,咕咚咕咚地喝着白酒,五十六度的二锅头下喉,腹中一阵.滚烫,饶是他再能喝,也终于还是忍不住松口喘气。

  如丝的媚眼瞥见寒心一口气竟然喝了差不多半瓶子的二锅头,作为“男人婆”的林温柔不乐意了,二话不说,仰脖子继续对付手中的酒瓶子。

  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借酒消愁。

  尤其是她的眼眸里似乎还有晶莹在流转,似乎是——眼泪!

  “别……”

  注意到林温柔的美目中有泪花在流转,寒心微微皱眉。下意识地起身,绕过饭桌,寒心伸手就要夺林温柔手中的酒瓶子,好巧不巧的是,他一不小心绊到了桌腿,整个人直接就朝林温柔扑去。

  “哎呀……”

  寒心摔得很巧妙,伴随着林温柔的惊呼声,他整个人就直接栽到了林温柔的怀里。

  嗅闻到林温柔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寒心觉得自己都懵了,尤其是手心处传来的温软感觉……

  “寒心!你混蛋!”

  呆愣了半秒钟后,仰面躺在沙发上的林温柔毫无征兆地暴走了,一口白酒直接就喷在了寒心的脸上,与此同时,她挣扎着从寒心的怀里爬起来,双手捂着胸前,如一阵流光遁入自己的卧室。

  “砰!”

  一声闷响,卧室门被摔上。

  跌坐在沙发下、表情呆滞的寒心张着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的双手,脑海里尽是自己刚才不偏不倚地压住林温柔那里的梦幻一幕。

  “唉,我这手贱的!”良久,寒心颓然地坐到沙发上,看着满目狼藉的饭桌,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本来吧,他是准备和林温柔喝点酒,顺便切磋切磋感情的,毕竟林温柔是桂花村的村长,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寒心初来乍到,怎么说也该和对方搞好关系才行,不曾想,事情被搞砸了。

  正担心林温柔会不会明儿一早就让自己卷铺盖走人的时候,突然,林温柔的卧室门又开了。

  下意识的,寒心第一眼就朝着林温柔的胸口看去,果然,林温柔领口处的衣襟微微褶皱,隐约还能看到油腻的爪印。

  “林村长,您这是?”心里发虚,寒心仅仅只是在林温柔的领口处瞥了一眼就赶紧将视线移到林温柔高举过头的双手上。

  女人都是敏感的,扛着被褥的林温柔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寒心扫了一眼自己的那里?暗暗咬了咬银牙,恨不得咬死寒心的架势。但终于还是忍住了,她双手用力一掷,将头顶的被褥扔向寒心。

  “入秋了,天冷,咱们村可没有暖气空调,最好冷死你!”

  “跪谢林村长!”

  寒心大喜,赶紧跳起来把被褥接住,他算是看出来了,林温柔虽然性子火辣,但绝对属于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对玻璃心的女人而言,最大的克星就是能够顺着杆子往上爬的厚脸皮男人,很明显,寒心就属于脸皮比城墙厚的存在。

  接过从天而降的被褥后,寒心厚着脸皮说:“林村长,我觉得客厅的沙发窄了点,要不我睡卧室?”

  “想睡本姑娘?门都没有!”林温柔冷着脸,丢下这句话就要遁回卧室。

  “呃……”寒心没想到林温柔会说得这么直接,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见林温柔作势又要摔卧室门,他赶紧脱口而出,“我不是想睡你,我是想睡卧室!”

  “你宁可睡卧室也不愿意睡我,那意思就是说本姑娘还不如卧室吸引你呗?”林温柔饶有兴趣地回身,她双手叉腰,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寒心,看得寒心一阵发毛。

  “这个……”寒心真的词穷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跳入林温柔挖的坑里。

  “扑哧……”看到寒心发窘,刻意板着脸的林温柔突然笑出声来,笑得都弯腰了的那种,浑身上下花枝乱颤的,看得寒心一阵口干舌燥。

  然而,她的笑仅仅只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功夫……

  毫无征兆的,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惊雷!

  “轰隆……”

  伴着惊雷声,本来笑得正欢的林温柔脸色刷的一变,取而代之的是手足无措的惊恐。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注意到林温柔的表情变化,寒心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谁怕打雷了?”林温柔狠狠地白了寒心一眼,不服气般呛了一句。

  “轰隆……”

  又是一声惊雷,一道如银蛇的闪电从九天之上蜿蜒而下,几乎都劈到了院门口。

  “啊……”

  林温柔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的同时,她整个人更是直接蹲在了门边,双手抱头,慑慑发抖。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少总裁是爹地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网游之诸天降临灵魂画手这个体质便宜卖电竞女主播是狙神猎魔我是专业的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团宠后老祖宗马甲狂掉西游之开局拒绝大闹天宫
仁心圣手 第七章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