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酒鬼

+A -A

  “旺……旺旺……”

  伴随着刺耳的犬吠声,足有一米五高的黑狗一个纵跃,大半边身体直接趴在了大铁门上,森白的牙齿在暗夜里触目惊心。

  寒心当然不可能被黑狗的突袭吓倒,要知道,在藏獒还没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但因为林温柔在场,寒心怎么着也要演一下的,要不然该被林温柔看出什么了。

  “藏獒?”

  惊呼一声的同时,寒心装出一副心惊胆战的表情急急后退,甚至还差点被身后的一块石头绊倒,异常狼狈。

  等到远远躲开了趴在大铁门上的藏獒,他才“惊魂甫定”地说:“林村长,你也太狠了吧?我还没娶媳妇呢,这要是被吓出个好歹谁负责啊?”

  “噗嗤……”

  将寒心的“狼狈”看在眼里,林温柔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不以为然地丢给寒心一个妩媚已极的白眼,然后大大咧咧地说:“寒医生,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家小豆豆很凶的,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可得安分点!”

  “嘿嘿!”对于林温柔的变相警告,寒心丝毫不以为然,微微一笑便算是揭过去了。

  与林温柔一前一后跨进大铁门的时候,蹲在一旁的“小豆豆”用极为不待见的眼神防着寒心,就好像寒心是早晚要把它的女主人偷走的贼一样……

  林温柔不仅人长得漂亮,还生有一双巧手,也难怪胡宝虎整日里像苍蝇一般围着她转。当然,寒心也不是吃素的,大学四年,他与前女友在校外租房住,到头来女朋友虽然没留住,却练就了一身好厨艺。

  见林温柔在厨房里张罗晚饭,寒心便上去帮忙。

  起初的时候林温柔还不太愿意,说寒心一大老爷们别糟蹋了她家的绿色无污染食材,而且厨房窄了点,总免不了前胸贴后背的尴尬局面。

  但当她看到寒心把一口锅甩得上窜下跳后,她的美目就自然而然地眯起来了,似发现了璞玉一般,到最后,她干脆解了围裙挂在寒心的脖子上,自个儿跑到卧室换了一身居家的粉红色衣裙,然后就双腿抱膝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付泡沫电视剧。

  很快,热腾腾的饭菜上桌了。

  坐在林温柔对面的沙发上,寒心不经意间看到林温柔光着的小脚丫子,眼睛不禁有些发直。

  皮肤白皙如玉,脚趾头珍珠一般,再扫一眼林温柔垂落在肩头的乌黑长发以及胸前的隆起,鬼使神差的,寒心在端起碗之前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话:“林村长,要不咱整点酒?”

  “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似乎是察觉到寒心的目光落在自己的领口处,林温柔不自然地拢了拢发梢,然后轻嗔薄怒地看向寒心,半开玩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等寒心反驳,她已经如小麻雀一般欢快地遁入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她双手各拿着一瓶白酒。

  “二锅头?呃……”

  看到林温柔手里拿着的两瓶白酒,寒心只觉得额前布满了黑线,直觉告诉他,他遇到了女酒鬼。

  “寒医生,为了庆祝你的到来,咱今晚不醉不归!”

  把酒瓶盖子一开,都不用杯子的,林温柔将一瓶二锅头往寒心面前一放,然后就优雅无比地拧着另一只酒瓶子坐回了沙发上。

  之前林温柔是双腿抱膝蹲坐在沙发上的,这会儿她干脆双腿盘膝,顺着裙摆的开衩处看过去,小腿处的嫩白若隐若现。

  也不废话,林温柔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嘴里回味,然后仰脖子就对着酒瓶开喝了。

  “咕咚……咕咚……”

  坐在林温柔对面的寒心可以清晰地看到酒瓶里的白酒流淌到林温柔的口中,就好像对着水龙头喝自来水一般。

  一时之间,寒心傻眼了,指尖触碰到冰冷的酒瓶子又赶紧缩回来,他在心中暗暗嘀咕:“坑爹啊,这哪里是喝酒?分明是喝水好不好?”

  “咦?寒医生,你干嘛不喝啊?”

  一口气喝了差不多小半瓶子的二锅头后,林温柔很豪爽地伸手抹了把嘴角的酒渍,然后眉儿弯弯地盯着寒心,不怀好意地坏笑着说:“你该不会是怕我把你吃了吧?”

  “呃……”

  寒心满脸的黑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就举起酒瓶子往口中猛灌,口中含含糊糊地说着:“我怕什么啊?要怕也该是林村长怕才对,咱可说好了,待会要我是酒后乱了那什么你可别哭鼻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仁心圣手 第六章 女酒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