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升级完成(两章合一)

+A -A

  11集团军司令部,一位略显清瘦的高级军官正迈着步子走向了指挥部办公室,在他手里还拿着几份前线发过来的文件。

  中年军官大大咧咧地推开房门,一旁的卫兵却没有丝毫阻拦之意,很显然他的身份非同一般。

  “荫国兄,龙陵战报统计出来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你看看吧。”

  “哦?”

  办公桌前的宋希濂放下了手中的纸币,接过战报认真看了起来。

  “这个廖铭禹还真有本事,一个星期不到居然稳住了松山地区的战事,还借机反攻收复了整个龙陵。”

  中年军官随意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宋希濂的对面,嘴里却对这次战役赞扬不已。

  “呵呵,凭家兄来时不是还在说竖子成名,无外如是吗?”

  宋希濂放下文件笑着揶揄道,一点没有惊讶之处,反倒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表情。

  “唉,那会我以为他是某些人捧出来的臭脚罢了,不过还真看走了眼,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这回渡边那老鬼子怕是坐不住了。”

  中年军官自嘲地摆摆手,他便是今年5月才调任到滇西的第6军军长黄杰,同时也兼任11集团军副司令一职。

  因为受老同学钟彬的影响,再加上后面何绍周一事,他对廖铭禹的态度一直不是很友好,也特别不理解宋希濂为何对后者那么上心。

  但通过这次战役过后黄杰终于认识到了廖铭禹的过人之处。

  此一战歼灭了日军两个联队外加一个炮兵联队,缴获物资无数,直接切断了腾冲方面日军的退路,在战略上迫使56师团变成了一支孤军。

  如果56师团想要撤回缅甸,走滇缅公里已经是行不通了,只能沿盈江顺着山谷向西行军。不过那边山高路陡,大部队想要通过绝非易事。

  “说说正事吧,把这份战报马上给元首发过去,这回那小子战功卓越,也能抵消他上次那件事的影响,将这个师长坐实了。”

  宋希濂双手交叉做着思考,既然选择帮廖铭禹那就帮到底吧,毕竟后者的能力没话说,他越能打自己作为顶头上司一样是水涨船高。

  “我看未必,上次那件事牵扯太多,若非元首与何部长的恩怨,廖铭禹不可能这么容易脱身的。”

  老成的黄杰在政治上比宋希濂更有见解,也看得更透,说道这个问题上他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咱们那位总教官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后面是少不了折各种腾,眼下陈长官已经回巴渝复命了,下一位远征军总司令还不知道是谁呢。”

  距离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失利已有一年多,今年2月份国府高层决定重建远征军司令部。光头元首任命陈诚担任远征军司令,负责组第二批远征军的整训。

  第二次远征军除了远征缅甸外,还要负责收复滇西,光头任命陈诚当司令的原因主要是利用他在国军中的威望和整军能力。

  如今远征军两大集团军皆已整训完毕后,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而后的司令长官人选还无从得知。

  宋希濂泄气般地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唉,尽人事听天命吧,不管怎么讲他也是我麾下的人,看得出来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日后估计我等还得仰仗他也说不定。”

  黄杰点点头表示理解,如今国府内部党派林立,光是他们黄埔生就分了大大小小数个派系,更别提那些大佬麾下的各个将领。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宛如一团乱麻,除了选择依附一方以外,更多的人也同时相互抱团取暖,或则培养自己的党羽,这就是国府内部最真实的写照。

  他看得出来宋希濂是想拉一把廖铭禹这个年轻人,毕竟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凭后者的这般势头或许以后真能变成一尊大神。

  黄杰也算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对有能力的将领一向是喜爱有加,丝毫不吝赞扬,这次就当做件好事吧。

  ……

  几天过后…巴渝国府路232号一座青石砖三层小楼内,光头元首正在面见一位重要亲信。

  元首杵着根文明杖,笑着对来人说道:“辞修啊,别傻站着了,快坐快坐。”

  “是!”

  一名浓眉大眼、文质彬彬的中年军官立即低头称是,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沙发上,在他的领章上赫然是金面三星的上将军衔。

  “这几个月在滇西还好吧,部队弄得怎么样了?”元首端起茶杯浅嘬一口,慢条斯理地问道。

  “拖您的福一切安好,远征军的征训工作业已完成,第20集团军与11集团军编制基本补齐。”

  上将敛色屏气,十分认真地回答道:“只是前段时间71军损失惨重,部队出现了一些空缺,不过新的补充已经安排过去了。”

  “嗯不错,辛苦了。”元首点点头,笑呵呵地表示了对他工作上的认可。

  “为国党尽忠,何来辛苦二字。”

  中年上将铿锵有力地回答道,此人便是元首最为信任的亲信之一,滇西远征军司令长官:陈诚。

  “我准备派卫立煌去接替滇西的军务,这次调你回来呢另有重用,希望你能理解啊。”光头轻声讲道。

  “全听元首安排。”

  陈诚颔首低眉道,作为元首的嫡系心腹,他一向是无条件服从并支持光头的决议。

  元首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指了指桌上的电报文件示意让他看一看。

  陈诚拿过来快速扫了一眼,电报里详细记录了龙陵作战的全过程,这些东西他都知道,就是不明白元首想表达什么。

  “对于这个廖铭禹…你怎么看?”元首眼眸微闭,突然问道。

  陈诚感到十分诧异,按元首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提这样的问题,既然问了那绝对是有所想法。

  元首的行事风格一向特立独行,根本不会过多在意别人的看法,除非对此人非常看重,或则此人位高权重难以抉择。

  而廖铭禹显然不可能是后者,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陈诚稍许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道来:

  “其实我对廖铭禹不算太了解,不过他的指挥能力相当不错,光凭去年到现在对日作战的结果上就能看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虎将。”

  元首颔首不语,这些他当然也知道,廖铭禹在滇西短短一年中战绩是有多么辉煌,团、师一级上还没有哪位将领能做到如此。

  如果光算战功的话,现在哪怕给他个军长当当都不为过,只是出于某些原因,却没能给到更高的职位。

  “其实…我倒是觉得可以给予廖铭禹该有的奖赏,毕竟他的战功摆在那。”陈诚略做思考说出了心中的想法,看元首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继续补充道:

  “作为在抗日一线奋战的将领来说,他的本事和资历都十分出众,应该把他放到更大的舞台,使其能施展更多的才华。”

  廖铭禹与何部长的恩怨他十分清楚,但同样。他跟何部长不合的事情也人尽皆知,俩人早已明争暗斗多年。

  作为后起之秀陈诚深得光头的喜爱与信任,他的“土木系”更是完全替代了何部长“士官系”的位置。国府内部可以说是继何部长之后的新二号人物,在地位上仅次于光头而已。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再加上廖铭禹本身就十分出色,陈诚很想将他拉入麾下,进而壮大自己的“土木系”

  “那你说说看,我该给他怎样的职务才合适?”光头抬起眼皮,面无表情地问道。

  “卑职不敢妄言,全凭元首决断,如果硬要说的话…廖铭禹胜任一军之长绰绰有余。”陈诚意半遮半掩地答道。

  国府之间虽然拉帮结派的势头严重,但表面上还是不敢肆意妄为,特别是当着光头的面,说话也不能太过于明显。

  “辞修啊,你或许不知道其中的隐晦……”元首摇摇头,慢慢对这位心腹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上次南天门大捷,光头本想对廖铭禹进行嘉奖封赏,但却因为何绍周一事给搁置了下来。

  最后虽然得到了解决,但却有一大批黄埔系的军官进言,对此事件表示非常的不满。

  杀害同僚,其心可诛、完全不能让这种人留着军队。亦或是害群之马、不愿与之为伍。反正各式各样的诋毁电报不计其数,就连滇西方面的几个军长都发来了抗议信。

  何部长虽然地位大不如从前但其威望还在,作为曾经黄埔总教官的他仍有不少军官支持,这也是光头非常头疼的一点。

  虽然光头顶着压力保住了廖铭禹,可却有些犯了众怒,最后要不是钟彬轻敌冒进让部队损失惨重,南天门急需一位将领紧急救火,廖铭禹估计还会被雪藏一段时间。

  可就这也只是给了他参谋长一职,其中的原因少不了何部长从中阻挠。

  从另一方面,光头也想通过这样的缓冲让廖铭禹渡过这段风口浪尖的事件,只要他继续在战场上获得胜利,后面就能名正言顺的将他扶正。

  听完元首的一番苦述,陈诚也是感慨万千,但他的心里却越发的想要帮助廖铭禹。

  一方面是因为何部长的原因,另一方面他也发现了元首对廖铭禹的重视程度,这一点尤为重要。

  “不如这样…让廖铭禹继续担任参谋长一职,但暂不指派军事主官,这次龙陵战役的胜利跃升其金面二星军衔即可,也能为后续的任命做准备。”

  陈诚认真思考了一番,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嗯,我看可行,就让卫立煌将这道命令传达过去吧。”

  元首想了想觉得这样算是比较择中的办法了,当即决定就按如此安排。

  另外卫立煌威信、人品都比较不错,由他前往滇西也能震住那几个集团军司令。

  此刻陈诚心中也开始做着打算,既然元首那么重视廖铭禹,自己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

  此时,对于这样的任命,远在千里之外的廖铭禹却毫不知情,刚吃过午饭有些昏昏欲睡的他脑海里突然一震。

  “叮!报告宿主,系统升级完毕,请查阅…”

  久违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廖铭禹差点蹦起来,这狗日的系统终于活过来了。

  “系统大爷,你可算出来了,我还以为升级把你升没了呢!不是说好的最多一个月,你自己算算这都多久了?”

  反应过来后廖铭禹不断发着牢骚,这狗东西可太不负责了,原本还说一个月的事情硬生生消失了60多天。

  要不是在它“挺尸”之前兑换了不少物资,现在整个部队就得坐吃山空了,光靠上头拨下来的补给可养不起这些美械装备。

  “叮,因为部分时空数据丢失,所以导致此次升级受到了影响…”系统马上做出了解释。

  “然后呢?”

  “叮…没有了。”

  “你他妈就这样应付我的??知不知道我这次差点挂了?还在小黑屋里关了半个多月,我跟你说要是不给点补偿这事没完!”

  廖铭禹在心中破口大骂,一句话就想把事情撇过去,实在太过分了。

  “叮…查询宿主记忆中……查询完毕。那件事情是宿主自身冲动的惩罚,与系统毫无关系,请不要颠倒黑白。”

  “那是不是因为你安排物运送资的线路没有到位,以至于被别人窥视才导致的后面一系列事情?你怎么不往源头上想想呢?”

  廖铭禹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要往系统身上靠,反正就是一个意思,今天不给个说法没完。

  ……系统停顿了半天没有反应,好像是被他的话怼得失去了辩解的勇气,片刻后才缓缓回答道:

  “叮,这么说好像确实有点道理,既然如此本系统免费赠送一次武器抽取,以作补偿。”

  “就一次?你也太小气了吧!怎么说也得三次啊,我可是被关了整整半个多……”

  “叮…既然宿主不接受,那么取消赠送机会,同时因数据丢失原因,系统会进入升级后的修复状态,期间暂时会与宿主断开联系。”

  廖铭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系统狠狠打断,给脸不要脸?那可就别怪高科技的翻脸无情了。

  “得得得!一次就一次吧,总比没有强。”廖铭禹赶紧见好就收,这孙子要是撂挑子不干还真没处说理去。

  “诶对了!我记得好像原本就有两次武器抽取机会吧?加上这次那就是三次了。”

  “叮…没错,总计还有三次抽取机会,但宿主难道不想打开系统界面看看5级的新功能吗?”

  系统的话仿佛充满了魔咒,让廖铭禹瞬间来了兴趣,立马闭上眼睛意识进入脑海深处,急不可耐地打开了系统局面。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陈鹰绝品神医陆逸大汉逍遥王史上最强狂帝绝顶老司机叶鹏飞萧如雪我在大唐卖烧烤我有一座山寨我可以无限叠甲傅少宠妻请矜持唐锦瑟傅靳言逆少重归珍爱一生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第二百七十七章 升级完成(两章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