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爵少在里面等你

+A -A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么?”

  宁溪好气哦,嫌弃她学历的人是他,一副恩赐的口吻要她接手项目的人也是他,凭什么他说她就要答应?

  “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这个项目,我们公司的安主管资历老练,绝对能够胜任,不如我让她来跟您讲一讲吧?”

  “……”空气安静了一秒,战寒爵的脸色无可避免地铁青下来。s.xs321.

  “所以你这是在拒绝我?”

  “不不不。”宁溪马上换上诚恳真挚的口吻:“我只是担心小女子才疏学浅,上亿的别墅项目,我怕我无法掌控。”

  以退为进?

  战寒爵眉眼锐利,像极了在商场谈判时的决绝:“外面设计这套别墅市场价是两千一平,如果你接手,我可以给到三千。”

  三千块一平……

  一套别墅算下来怎么样也不止三百万了。

  “三点之前联系我签约,可以格外再给你百分之十的奖金。”他就不信,她这样的女人,会还不心动?

  确实,宁溪心动了。

  宝贝如今上幼稚园,以后花钱的地方也还有很多。

  “成交!”

  战寒爵冷笑,果然是矫情。

  ……

  战寒爵挑眉看向小床上的战宸夜:“现在你满意了?”

  战宸夜的唇瓣抿出一个羞赧和弧度,轻点下脑袋。

  倔脾气来得快,去的更快。

  手指捻起药丸,混合着温水冲服,咕噜噜的很快就落入胃里。

  “对不起父亲,我让你担心了。”

  战寒爵单手揣在兜里,神情中夹杂一抹冷肃。

  战宸夜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跟他闹脾气,而且还倔得可怕。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纵容你的肆意妄为,身为我战寒爵的儿子,天生享受尊贵,也应该承担属于你的责任,以后我不想再听到桑伯说你玩失踪的消息,明白?”

  战宸夜此刻心里想着都是宁溪会设计他的别墅,他叠好的爱心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一股脑地继续点头点头。

  随便父亲爱说什么……

  “我知道了。”

  慕峥衍听到父子俩的对话,唏嘘着啧啧称叹:“可怜喔,小小年纪就被剥夺了童年,还要被你压榨,我要是有这个可爱的儿子……哎,别拽我啊,我还没说完呢!”

  战寒爵直接拽着他走了,只吩咐桑伯好好照顾小家伙。

  ……

  宁溪听着耳畔的嘟嘟忙音,将战寒爵的号码保存。

  下午,宁溪将今天的工作整理完毕,又将办公桌上的文件一一归纳放在抽屉,习惯性地还将抽屉上了锁。

  因为她从事设计工作,设计稿需要很严密的保护。

  做完这一切,她才打车去往小太子的别墅。

  其实她上次已经考察过了,对整体的设计也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如今就是主要听听战寒爵有什么要求和建议。

  城南别墅内,宁溪赶到时刚好是两点多。

  原本上次来还是全毛坯,可此刻原本的门厅旁已经搭建了一个临时的休息室。

  有点像铁皮房,顶棚是蓝色的,外壁是白色。

  阿澈见她因为跑得太着急,额头渗出一层晶莹细密的薄汗,顺手递给了她一张湿巾,指了指休息室:“爵少在里面等你。”

  宁溪做了个完整的呼吸吐纳,保持最得体的姿态,去了休息间。

  休息间内温度比外面低很多,几乎是两个世界。

  战寒爵慵懒地坐在简单的座椅上,剪裁合体的纯手工西装,包裹着他昂藏身躯,五官俊朗宛若刀刻,薄唇习惯性抿着,带着生人勿近的冷峻。

  宁溪敲了敲门,礼貌性地朝战寒爵鞠了躬:“爵少,我到了。”

  战寒爵从桌上一堆繁复的设计图稿中抬眸,入目便是宁溪那身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包裙,勾勒着她凹凸的身材,颜色太过鲜明对比,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尤其是瓷白的肌肤被晒得红扑扑的,涌出淡淡的粉,好似待人采撷的红苹果。

  不得不说,宁溪是个美女。

  难道这就是那小子一眼选中她的原因?

  “进来。”

  战寒爵轻轻合上文件,视线依旧凝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幽暗。

  宁溪被战寒爵这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将自己准备的资料递给战寒爵。

  “这是我目前收集到的一些资料,以及这套别墅附近未来的规划安排,不知道爵少你有什么要求?”

  战寒爵摊开文件随便瞥了眼,倒是有些错愕地挑眉。

  没料到她连附近的规划一并考虑在内了。“如你所见,这套别墅目前纯毛坯,占地一千八百平方,无论你做水平分割还是垂直砌墙,需要设计的包括厨房、餐厅、卧室、客厅、儿童休闲中心、娱乐室、电影房,以

  及外面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么?”

  宁溪好气哦,嫌弃她学历的人是他,一副恩赐的口吻要她接手项目的人也是他,凭什么他说她就要答应?

  “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这个项目,我们公司的安主管资历老练,绝对能够胜任,不如我让她来跟您讲一讲吧?”

  “……”空气安静了一秒,战寒爵的脸色无可避免地铁青下来。s.xs321.

  “所以你这是在拒绝我?”

  “不不不。”宁溪马上换上诚恳真挚的口吻:“我只是担心小女子才疏学浅,上亿的别墅项目,我怕我无法掌控。”

  以退为进?

  战寒爵眉眼锐利,像极了在商场谈判时的决绝:“外面设计这套别墅市场价是两千一平,如果你接手,我可以给到三千。”

  三千块一平……

  一套别墅算下来怎么样也不止三百万了。

  “三点之前联系我签约,可以格外再给你百分之十的奖金。”他就不信,她这样的女人,会还不心动?

  确实,宁溪心动了。

  宝贝如今上幼稚园,以后花钱的地方也还有很多。

  “成交!”

  战寒爵冷笑,果然是矫情。

  ……

  战寒爵挑眉看向小床上的战宸夜:“现在你满意了?”

  战宸夜的唇瓣抿出一个羞赧和弧度,轻点下脑袋。

  倔脾气来得快,去的更快。

  手指捻起药丸,混合着温水冲服,咕噜噜的很快就落入胃里。

  “对不起父亲,我让你担心了。”

  战寒爵单手揣在兜里,神情中夹杂一抹冷肃。

  战宸夜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跟他闹脾气,而且还倔得可怕。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纵容你的肆意妄为,身为我战寒爵的儿子,天生享受尊贵,也应该承担属于你的责任,以后我不想再听到桑伯说你玩失踪的消息,明白?”

  战宸夜此刻心里想着都是宁溪会设计他的别墅,他叠好的爱心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一股脑地继续点头点头。

  随便父亲爱说什么……

  “我知道了。”

  慕峥衍听到父子俩的对话,唏嘘着啧啧称叹:“可怜喔,小小年纪就被剥夺了童年,还要被你压榨,我要是有这个可爱的儿子……哎,别拽我啊,我还没说完呢!”

  战寒爵直接拽着他走了,只吩咐桑伯好好照顾小家伙。

  ……

  宁溪听着耳畔的嘟嘟忙音,将战寒爵的号码保存。

  下午,宁溪将今天的工作整理完毕,又将办公桌上的文件一一归纳放在抽屉,习惯性地还将抽屉上了锁。

  因为她从事设计工作,设计稿需要很严密的保护。

  做完这一切,她才打车去往小太子的别墅。

  其实她上次已经考察过了,对整体的设计也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如今就是主要听听战寒爵有什么要求和建议。

  城南别墅内,宁溪赶到时刚好是两点多。

  原本上次来还是全毛坯,可此刻原本的门厅旁已经搭建了一个临时的休息室。

  有点像铁皮房,顶棚是蓝色的,外壁是白色。

  阿澈见她因为跑得太着急,额头渗出一层晶莹细密的薄汗,顺手递给了她一张湿巾,指了指休息室:“爵少在里面等你。”

  宁溪做了个完整的呼吸吐纳,保持最得体的姿态,去了休息间。

  休息间内温度比外面低很多,几乎是两个世界。

  战寒爵慵懒地坐在简单的座椅上,剪裁合体的纯手工西装,包裹着他昂藏身躯,五官俊朗宛若刀刻,薄唇习惯性抿着,带着生人勿近的冷峻。

  宁溪敲了敲门,礼貌性地朝战寒爵鞠了躬:“爵少,我到了。”

  战寒爵从桌上一堆繁复的设计图稿中抬眸,入目便是宁溪那身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包裙,勾勒着她凹凸的身材,颜色太过鲜明对比,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尤其是瓷白的肌肤被晒得红扑扑的,涌出淡淡的粉,好似待人采撷的红苹果。

  不得不说,宁溪是个美女。

  难道这就是那小子一眼选中她的原因?

  “进来。”

  战寒爵轻轻合上文件,视线依旧凝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幽暗。

  宁溪被战寒爵这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将自己准备的资料递给战寒爵。

  “这是我目前收集到的一些资料,以及这套别墅附近未来的规划安排,不知道爵少你有什么要求?”

  战寒爵摊开文件随便瞥了眼,倒是有些错愕地挑眉。

  没料到她连附近的规划一并考虑在内了。“如你所见,这套别墅目前纯毛坯,占地一千八百平方,无论你做水平分割还是垂直砌墙,需要设计的包括厨房、餐厅、卧室、客厅、儿童休闲中心、娱乐室、电影房,以

  及外面

  的泳池和球场……”

  战寒爵一一提出自己的要求,修长的指节微曲,轻叩着桌面发出有节奏感的声响。

  “这不是小家装,涉及到了精确计算、加固、切割等相关技术,你能不能做好?”

  宁溪扬起标准公式化的微笑,自信满满:“虽然我没有拿到殷大建筑系的毕业证书,但我有把握能完成您的要求。”

  战寒爵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在末尾甲方的空白处签下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又遒劲有力,渗透纸背。

  文件被丢到宁溪面前。

  “签了它。”

  宁溪讶然地望着战寒爵。

  她从进来开始,战寒爵周身萦绕着低气压,盯着她的眼神也是怪怪的,本以为按照他吹毛求疵的脾性,肯定会被刁难,她甚至都做好了要打持久战的准备……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给她合同了?

  “怎么,你还有其他问题?”战寒爵不悦地抿起薄唇。

  “没有。”

  宁溪忙不迭的一把接过合同,在末页乙方空白处签字。

  不同于男人的遒劲,她的字相对显得娟秀,却也透着几分风骨。

  阿澈从后面瞧了一眼,啧,看上去还蛮耐看的。

  签完字,宁溪习惯性地朝战寒爵伸手:“爵少,那希望接下来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战寒爵盯着伸过来的白嫩小手,一张冷峻轮廓的五官略敛起几分寒意,鬼使神差的正打算和她交握,宁溪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嗖的一下把手给伸了回去。

  假装挠了挠脑袋,无声地讪笑着。“设计稿我会尽快做好,有问题您及时通知我。”_soso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陈鹰绝品神医陆逸大汉逍遥王史上最强狂帝绝顶老司机叶鹏飞萧如雪我在大唐卖烧烤我有一座山寨我可以无限叠甲傅少宠妻请矜持唐锦瑟傅靳言逆少重归珍爱一生
安姐 第30章 爵少在里面等你